第十一章 病美人王爷受x忠心侍卫攻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一章 病美人王爷受x忠心侍卫攻

    他那一身白色的狐毛披风在夜里也格外显眼,慕折竹远远地就看见了这里,直奔两人而来。

    待他走近,却发现这两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好像都受伤很重。

    “王爷,还请王爷坚持一下,追兵就在后面,我们先离开此地。”

    殷楚珏勉力起身,抱起殷漓,将他横放到自己刚刚骑的那匹油光水滑的优质战马上,“带着他一起回去,殷漓右臂已经废了,留在我这里也是个累赘。”

    “那王爷你?”

    慕折竹大惊。

    殷楚珏最后帮殷漓顺了顺头发,再转向慕折竹时,已经还上不屑的表情,“阿塔尼大人待我如同兄弟,给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利,对我信任有加。”

    “而我那个愚蠢的皇兄不及阿塔尼大人的万分之一!如果你是我,你会回去吗?”

    “你!”

    一番话让慕折竹和他身后的士兵涨红了脸。

    慕折竹看样子很想扭头就走,还是硬生生让自己留在原地,生硬道:“黄泉的解药,并非是制好的,若想解除黄泉的慢性毒性,必须要再服下一颗黄泉方可。”

    慕折竹冷哼,“王爷若不走,恐怕性命难保。”

    殷楚珏很清楚,乌鲁国没有黄泉,而他以后恐怕也难找机会回大北,但黄泉的毒性却是慢慢地渗入人体,在不久之后就会发作的。

    一旦发作,恐难救回。

    “无妨。”

    殷楚珏在来到乌鲁国的那一天,就没打算过要活着回去,殷楚珏对此很是明白。

    况且,他巴不得毒性早点发作,赚足积分。

    “阿塔尼大人一定会想办法救本王的——本王现在不杀你,是因为黑羽卫还没到。如果慕将军想等死的话,就多陪本王聊聊天。”

    殷楚珏冷静地分析道。

    慕折竹咬咬牙,命一名士兵牵过放着殷漓的战马。

    “走。”

    殷楚珏漫不经心地目送着他们走远,只觉得心头如释重负。

    他的马甲保住了!他的积分来了!

    等殷楚珏被“押送”回乌鲁国军营的时候,只见威风凛凛的黑羽卫,竟然两人并乘一骑,委委屈屈地跟在后面。

    殷楚珏很清楚阿塔尼为什么执意只要他回去。

    事实上,乌鲁国的这位阿塔尼大人一直在怀疑他,这位北国投靠来的皇帝。

    奈何殷楚珏行事谨慎,非是价值连城的消息他不会传回北国。

    所以自打他投靠了乌鲁国以来,北国反而在战事上频频吃紧,乌鲁国的版图逐步扩大。

    按说这样来看,殷楚珏应当已经取得了阿塔尼的信任。

    但根据他的观察,这位敌国的阿塔尼大人,远远不想他平日里表现的那样豪爽。

    随着计划的推进,北国已经经不起消耗了,必须要在近几年作出了断。

    ——但是最近阿塔尼收回了他许多权力。

    殷楚珏希望是自己多疑,只能咬着牙推进计划。

    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慕折竹撞了过来。

    若是个普通的小将死也就死了罢,可慕折竹是他们最终计划中要用到的将军,何况他知道了太多北国的战事秘密。

    无论怎样算,慕折竹死在乌鲁国手上的买卖都不划算,所以殷楚珏只好铤而走险。

    索性最后的计划他已经写在布帛上了。

    只要这边自己的死讯能够传出去,殷漓就会把布帛交给殷淮,到时北国必定大败乌鲁。

    打定这个主意,被直接送到阿塔尼大人金帐外的殷楚珏,抬手理了理狐裘。

    五名暗羽卫眼睁睁地看着殷王爷在翻身下马的那一刻,从懒懒散散吊儿郎当的一个人,瞬间变成了昂首挺胸、面上带着温和笑容,步伐沉稳的另一个人。

    他用温文儒雅的声音问道,“阿塔尼大人,殷楚珏来了。”

    五人面面相觑,皆是从对方的面无表情里,硬生生看到了震惊。

    原来殷王爷是这样的人!

    金帐之中温暖异常,本来披着狐裘的殷楚珏都觉得被冻透了,一进来便被热气一扑,更是觉得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凝了一层水珠。

    “殷王爷可有受伤?牢房守卫太过松懈,连累王爷受惊了。”

    阿塔尼本是坐在一张地桌前写着什么,殷楚珏一进来,他便放下了手中的笔,亲自起身为他倒了一杯热在炉子上的羊奶。

    手里被塞进了可以充作暖手炉的东西,殷楚珏简直要激动得热泪盈眶。要不是这位是他剧情中的敌人,他简直要跟人家称兄道弟了!

    殷楚珏没有回答阿塔尼的话,反而是先低下头小心地啜了一口羊奶,感觉着那股暖流从口中一直流到胃里,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劳烦阿塔尼大人牵挂,本王无事。……倒是因着本王而逃走了囚犯,是本王的过失。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