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病美人王爷受x忠心侍卫攻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八章 病美人王爷受x忠心侍卫攻

    所有人立刻翻身上马。

    殷楚珏的身体经过刚刚的修整,反而变本加厉地折腾起来。

    刚一起身,冷汗就立刻滴了下来。

    他不动声色地用刚刚完成小任务到账的积分值,从系统商店买了一颗止痛药服下。

    “诸位且慢。听我说两句。”

    慕折竹抬手压了压,周围的士兵瞬间停下动作,已经上了马的勒住马鞍,正要上马的止住了动作,全部都看向这边。

    殷楚珏暗地里点点头,看来这群北国士兵也并不是一无是处,起码令行禁止还是懂的。

    紧了紧身上的披风,雪白的狐裘在夜色中格外显眼,仿佛皎洁朦胧的白色月光。

    “追兵的速度比我想的还要快,说明阿塔尼是真的动怒了。”

    “我们兵分三路——我、殷漓、慕将军,每队各带一样数量的士兵,分三路走。”

    “这样的话,起码可以保全三分之二的人。”

    这个计划听着不怎么靠谱,慕折竹摇头,“你怎么知道追兵不会也兵分三路?”

    殷楚珏笑了笑,心说,你以为就你们几个小喽啰,值当阿塔尼派出最精壮的战马来围堵吗?

    他想要抓的,分明是我这个投敌叛国的王爷。

    分什么三路,那都是逗你玩儿的。

    但是这个话是不能说出去的。

    他自愿充作人质被带出来,只不过是想把慕折竹送出去,这位将军在北国打败乌鲁国时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王爷,属下不能跟王爷分开。”

    殷漓抿着嘴,接着夜色的掩护,十分罕见地将情绪挂在脸上。

    刚刚说了一番此生最长的话,殷漓现在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殷楚珏摇摇头,“这只是权宜之计,根据我的推测,军营里能够达到这个速度的战马只有几匹,就算是再精良的士兵,也抵不过我们这么多人。”

    “我们在暗,他们在明,只需要将他们分散开,分别设下伏击即可。”

    见殷漓还是很坚定地杵在那里的样子,殷楚珏只好下令,“若是今日不同意,日后便不要认我这个主子。”

    殷漓垂在身侧的拳头攥紧,低垂着头。

    他默了一瞬,便飞身上马,“王爷,您一定要平安。”

    慕折竹迅速将所有人分成三拨,按照殷楚珏所指的路,三路人马同时向三个方向飞奔而去。

    他们身后,熄灭的篝火残余的灰烬,刚刚还回响着此起彼伏的鼾声,仿佛一个转瞬而逝的温暖的梦。

    就在黑夜中灰暗的土地上,一道细细的灰线蜿蜒着指向殷楚珏离去的方向。

    半刻钟以后,轻快的马蹄声终于传到了这个地方。

    五匹高大的骏马疾驰而来,身上的毛发黑的发亮,即使在夜间也几乎泛着银色的光。

    它们身上是身着黑衣黑甲的乌鲁国士兵,各个带着肃杀。

    为首的一人停住,下马仔细查看了前面的道路,又返回原地,蹲在地上细细看了看。

    然后这几人并没有像慕折竹猜的那样分为三路,也没有为追哪一路而争执。

    他们毫不犹豫地踏上了殷楚珏走的那条路。

    被分给殷楚珏一路的北国士兵们,都有些沮丧。

    他们并不怕死,怕的是死的窝囊。

    如果他们这一路被抓住了,那便要跟这位背叛大北、投靠敌人的王爷死在一起了。

    这是何等的憋闷!祖坟要是知道了都不会冒青烟了!

    但军令如山,将军既然下令,便要执行到底。

    于是一群人在殷楚珏的带领下一路狂奔。

    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这位看上去瘦弱、甚至病恹恹的王爷居然极擅长御马,而且飞驰的身姿一点也不像是刚刚那个一坐下就要靠到别人身上的人!

    军中以武为尊,殷楚珏的形象在这几名北国士兵心目中莫名其妙地提升了一点。

    所以在跑了一段路之后,殷楚珏示意他们停下,埋伏到路边时,他们也服从了。

    “乌鲁国士兵狡猾,若他们真的盯上我们,无论多么拼命也跑不过,不如在这里守株待兔。”

    “你们都去路边藏好,记得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用出来,本王应付得了。”

    几名士兵看了看,可现在王爷就是最大的官儿,虽然是个叛国的,但是在黄泉的挟持下似乎也暂时回归了自己的位置。

    所以他们没有想太多,就纷纷跳下大路,各自找到隐蔽的地方藏好。

    然后他们就想看看殷王爷如何“守株待兔”,或者如何布置陷阱。

    可是王爷却没有做任何布置,并且居然把缰绳一抛,孤身一人站到了路中央!

    “王……”

    一名士兵刚要开口,就被同伴捂住了嘴,“你干什么?还嫌追兵不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